正文内容


朱虹 江先贞:宋词初祖晏殊

admin 于 2020-07-05 05:50 发布在 在线咨询  |  点击数:

原标题:朱虹 江先贞:宋词初祖晏殊

晏殊画像

晏殊(991年—1055年),字同叔,江西抚州临川文港人(今南昌市进贤县)。北宋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。晏殊自小颖悟,被称为“神童”,14岁中进士,历任太常寺奉礼郎、光禄寺丞、户部员外郎、太子弃人、翰林学士、参知政事添尚书左丞、礼部尚书、刑部尚书、兵部尚书、同平章事兼枢密使。病逝后宋仁宗亲临凶事,封临淄公,谥号元献。晏殊以词著于文坛,尤擅小令,风格委婉婉丽,与其第七子晏几道被称为“大晏”和“小晏”,又与欧阳修并称“晏欧”。晏殊一生写词万余首,但大片面已散失,仅存《珠玉词》130余首传世。

真挚神童:“臣尝私习此赋,请试他题”

晏殊生来先天异禀,7岁就能作诗。宋真宗景德元年(1004年),江南安慰使张知白来抚州巡视时听说了此事,立即将晏殊召来面试,自然名不虚传。晏殊虽年方总角,却机敏过人、对答如流。惜才的张知白便将晏殊以“神童”名义保举给了朝廷。第二年,恰逢朝廷开科取士,14岁的晏殊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千余名考生一同参添殿试。考场之上,晏殊面对这些在年龄上称得上是他兄长、伯叔乃至祖父的竞争对手,毫无怯场之态。他镇静作答,“神气不慑,援笔立成”,宋真宗对他赞许有添,赐其同进士出身。当朝宰相寇准上奏说:“晏殊是江东人氏。”江东五代时属南唐,乃宋朝的敌国,寇准的有趣是挑醒皇帝不走重用晏殊。皇帝却说:“唐时名相张九龄难道不是江东人氏吗?”断然否决了寇准的挑议。

过了两天是诗、赋、论的复试,晏殊发现这个题现在正好是他曾经做过的,就上奏宋真宗说“臣尝私习此赋,请试他题”(这个题现在吾之前做过,请用别的题来测试吾)。宋真宗觉得这位少年很稀奇且忠实忠实,也想看看他的实在程度,于是命人重新出题。晏殊再次拿到题现在后,略作思考,便旁征博引、洋洋洒洒,一篇精彩文章快捷“出炉”。他的真挚与才华得到了真宗皇帝的赏识,殿试事后,晏殊被赐予秘书省正字,并留在秘阁读书深造。由于晏殊特殊年轻,朝廷相等仔细对他的考察,“命直史馆陈彭年察其所与游处者”,见晏殊交去的都是品德、文章俱佳之人,朝廷对他也就愈添坦然了。从此,晏殊在其仕途上一步一步走向顶峰。

打开全文

宋朝初期天下宁靖,国家兴旺,平民饶富,朝廷上下一派歌舞宁靖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庶族黎民,都忙着宴饮游笑。唯独晏殊与多分别,镇日将本身关在家中,专一只读圣贤书,两耳不听靡靡音。宋真宗得知情况后,认为他勤读书,不喜游笑、品性好,遂让他做太子弃人,教太子读书。当皇帝通知晏殊选配他的理由时,真挚的晏殊却心直口快地说:“臣并不是不喜欢宴游,只是由于拮据才异国去。”宋真宗不光异国不满,逆而对晏殊的真挚品性更添认可,不久便将他挑升为太常寺奉礼郎。

宁靖宰相:辅政“忧郁勤国家”、识人“好务进贤材”

晏殊不光智慧好学,而且职业厉密。真宗皇帝每次向晏殊咨询政事时,晏殊都会用巴掌大的方块纸以蝇头小楷书写偏见,等到答奏完毕后,就将纸片封好呈交皇帝,皇帝特殊看重他邃密郑重的作风。大中祥符年间,晏殊的父亲病逝,遵命朝中通例,身为人子,晏殊必须辞去官职,为父守制。但丧期未满,宋真宗思他成疾,竟一纸诏书,将晏殊召回京城。同时真宗命令淮南官员一同护送其母至京都供养。之后,晏殊母亲又过世,晏殊乞求回老家守孝,真宗不许,逆而升其任太常寺丞,后又挑升为左正言、直史馆,做了升王府记室参军。年中时,晏殊迁升为户部员外郎,任太子弃人,不久又做了知制诰、判集贤院。

乾兴元年(1022年),年仅13岁的仁宗继位,根据先帝“军国事兼权取皇太后责罚”遗诏,刘太后临朝听政。宰相丁谓、枢密使曹行使都想独自向太后上奏言事,方便专擅朝政。朝中多臣摄于他们的权势,无人敢非议。关键时刻晏殊挺身而出,进言道:“群臣奏事太后者,垂帘听之,皆毋得见。”挑出了“垂帘听政”的提出。这一提出得到了大臣们的声援,对安详时局首到了主要作用,于是晏殊迁右谏议医生兼侍读学士。即便如此,刘太后照样觉得晏殊乃太子的旧臣,对他的恩惠还不足,于是添任给事中。预修《真宗实录》时,晏殊升任礼部侍郎,又被赋予枢密副使一职。

晏殊雕像

明道元年(1032年),晏殊升任参知政事(副宰相)添尚书左丞。景祐五年(1038年),西夏国李元昊称帝,并兴师陕西一带,而宋将一再败退。晏殊周详分析那时的军事现象,从失败中追求因为,针对存在的题目,奏请仁宗后,办了四件强化军备的大事:一是作废内臣监军,使军队统帅有权决定军中大事;二是募集、训练弓箭手,以备作战之用;三是修整宫中永久积压的财物,资助边关军饷;四是追回被各司侵袭的物资,足够国库。由此,边境的战局立刻发生了扭转,宋军很快平休了西夏的进犯。庆历二年(1042年),晏殊再次获得提升,以枢密使添平章事,当上了北宋的宰相。第二年,以检校太尉刑部尚书同平章事,晋中书门下平章事,集贤殿学士,兼枢密使。

晏殊多年身居要位,首终唯贤是举、慧眼识人。韩琦、富弼、欧阳修等皆经他种培、荐引,都得到重用。《宋史》说他“平居好贤,当世著名之士,如范仲淹、孔道辅皆出其门”“及为相,好务进贤材,而仲淹与韩琦、富弼皆进用,至于台阁,多暂时之贤”,正人进用,则小人撤退,士风为之一新。晏殊当政时期选拔重用的这些贤才名士革新除弊、励精图治,共同辅佐仁宗皇帝培养了后世表扬的“四海雍熙,八荒稳定,士农笑业,文武忠良”的“仁宗盛治”。

三度被贬:“殊性刚简”“时以谓非殊罪”

欧阳修曾形容对本身有知遇之恩的先生晏殊“富贵优游五十年”。此话不伪,晏殊一生仕途通达,好像每一个阶段都很顺手:少年得志,中年富贵,晚年安和。但他并非异国遭遇过磨难,为官期间,晏殊也曾三度被贬:1027年因指斥张耆升任枢密使被贬;1033年因谏阻刘太后穿衮服拜谒太庙越礼被贬;1044年因被谏官重挑以前“狸猫换太子”旧事而惹怒仁宗,再度被贬。

第一次被贬:天圣三年(1025年),权倾朝野的刘太后想挑拔张耆为枢密使,为人率真刚毅的晏殊立即上书指斥,因而惹怒了刘太后。添之有一次去玉清宫时追随拿着朝笏在他之后才赶来,晏殊一怒之下用朝笏撞折了追随的门牙,御史医生就此事上奏弹劾晏殊。天圣五年(1027年),晏殊以刑部侍郎贬知宣州,后改知答天府。

第二次被贬:明道二年(1033年),刘太后已经掌权十余年,准备效仿武则天。以前刘太后拜谒太庙,有人奏请太后穿衮服(天子举走国家大典穿的衣服)去走祭祀之礼。刘太后征询晏殊的偏见,晏殊用《周官》中规定的太后服饰回答,清晰告诫太后,礼制不走乱。刘太后见异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,便下了一道懿旨,将晏殊以礼部尚书罢知亳州、徙陈州,这次被贬外放历时5年。

宋仁宗画像

第三次被贬:这一次贬谪的因为则与后世民间流传的“狸猫换太子”故事相关。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(1010年),刘娥(即刘太后)安排厉肃寡言的侍女李氏担任真宗司寝,在线咨询为宋真宗生下了那时唯一的皇子。皇子还在襁褓中,刘娥就将他据为己有,由杨淑妃抚养,皇子的生母李氏后来被刘太后晋封为宸妃,这位皇子便是日后的宋仁宗赵祯。明道元年(1032年),李宸妃死,晏殊因文才绝佳,受命撰写墓志。那时仁宗年少,刘太后执掌大权,晏殊自然不及写出原形。关于宸妃的子嗣,晏殊仅写下只言片字,“生女一人,早卒,后无子及”,隐去了那段讳莫如深的宫闱秘史。庆历四年(1044年),54岁的晏殊被谏官重挑“狸猫换太子”旧事所弹劾,谏官指斥晏殊明知仁宗为宸妃所生,却在其墓志铭中只字不挑。这固然不是晏殊的舛讹,但对于仁宗而言,身世已是埋在心底永世的痛。为了给生母一个说法,大怒之下的仁宗只得降罪于晏殊,晏殊也就踏上本身的第三次贬职之路。被贬出京城的晏殊,先后在颍州、陈州、许州多地迂回,直到10年后因身患重病,急需名医治疗,才得以恩准回京。

纵不悦目晏殊的一生,从14岁收京为官,入仕50年,但外放时间长达16年,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贬谪外放之中。但不论身处何方、官居何位,晏殊都能做到宠辱不惊、安之若素,首终如一忠于朝廷、造福黎民。比如,天圣五年(1027年)晏殊被贬答天府(今河南商丘)任知府,期间他大力发展文化哺育,稀奇是辛勤扶持答天府私塾,力邀范仲淹到私塾讲学,培养了大批人才,该私塾(又称“睢阳私塾”)与白鹿洞私塾、石鼓私塾、岳麓私塾相符称宋初四大私塾。这是自五代以来,私塾屡遭禁废后,由晏殊开创兴办哺育之先河。庆历三年(1043年)在宰相任上时,他又与枢密副使范仲淹一首,倡导州、县立学和改革教学内容,官学设教授。自此,京师至郡县,都设有官学,展现了史上著名的“庆历兴学”。

富贵词人:“余每言富贵,不言金玉锦绣,唯说气象”

词是五代以来逐渐崛首的一种文体,至宋代进入了它的全盛时期。宋词是继唐诗之后中华文化的又一座高峰。而在北宋初期晏殊的词,不论是在质量、数目和影响力上都是最高最广的。《宋史》称晏殊“文章赡丽,行使不穷,尤工诗,娴雅有情思”。这边所说的“诗”,广义上也包括词在内。冯煦《蒿庵词话》称晏殊为“北宋倚声家初祖”,意即宋词真实的发端是从晏殊最先的,他被公认为“宋词前卫”,可称为宋词主要的奠基人。能够说,晏殊在文学上的收获更超政治。

读晏殊的词,总给人一种优雅坦然的感觉,自在中透着典雅,婉约中透着阔达,将理性之思致,融入抒情之叙写之中。“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斜阳西下几时回?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倘佯。”这首行家耳熟能详的《浣溪沙•一曲新词酒一杯》,抒发了作者对自然的感悟和对人生的思考:站在以前的亭台中,听新曲饮美酒,天气仿佛与去年相通,却有些分别,物是人非,斜阳正落;无人能不准斜阳落下,正如无人能不依时间的流逝相通,于是,吾们必要做的,就是学会珍惜时光、珍惜当下……其中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可谓历代盛赞的名句。有人认为是一种消极思维的外达,实际上他要说的是许多情况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所决定的,不以人的意志为迁移,但人们能够意识规律,掌握规律,并注入新的生命元素,以积极挺进的人生态度创造新的生活。

将人生哲理蕴藏于风景描写之中,是晏殊常用的写作手段之一。清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在《阳世词话》中说:“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通过三种之境界:‘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看尽天涯路’。此第一境也。”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看尽天涯路。”语出晏殊的《蝶恋花•槛菊愁烟兰泣露》。此词写深秋怀人,是宋词的名篇之一,也是晏殊的代外作之一。“昨天夜间时分,刮来一阵强烈的秋风,使得碧绿的树叶凋零殆尽,吾独自登上高楼,眺看着漫漫的长路,心中顿生迷惘和凄苦之感。”词句形式上是在说时序的交替,景物的转折,内心上是写人事的沧桑,情致深婉而又寥阔高远。王国维借此来感叹世事的变幻无常,也意在表明做学问和成大事业初期的迷茫。

晏殊生活在被后世誉为“圣明有道唐虞世,日月无私天地春”的宁靖太平,添上他长达50年的官吏生涯,直至位极人臣,于是,在他清雅清廉的词作中,总是透出一股富贵气休。《浣溪沙•小阁重帘有燕过》:“小阁重帘有燕过,晚花红片落庭莎。曲阑干影入凉波。转瞬好风生翠幕,几回疏雨滴圆荷。酒醒人散得愁多。”一位富贵之人坐在阁中,看到重重的门帘形式有燕子飞过,昨夜花落,红色花瓣在亭子里铺了一地。他走到曲曲的栏杆边,看着池中的倒影,一阵风令他感到一丝寒凉。随着风吹来的倾向看去,他看到碧绿的帘幕,还有敲打在荷叶上的雨滴……富贵闲愁之气可谓迎面而来。

晏殊吟咏富贵,但从不夸金耀玉。王庆孙写“轴装曲谱金书字,树记诨名玉篆牌”,他很瞧不首,说“此乃乞儿相,不曾谙富贵者”;寇准的炫富贴“老觉腰金重,慵便枕玉凉”,他毫不留情地说云云的诗句“未是富贵语”。那么,在晏殊眼里真实的富贵是什么样子呢?“楼台侧畔杨花过,帘幕中间燕子飞。梨花院落溶溶月,杨柳池塘淡淡风。”朱帘、炉香、亭台、庭院、池塘,飞燕、梨花、杨柳、清风、明月。这等优渥自在、这等景致意象,才是真实的富贵人家!这也是为什么晏殊被后世称为“富贵词人”。

晏几道画像

吾国词史上名家如林,但是父子并称而又足以影响一代习惯的词人只有两对,这就是“南唐二主”的李璟、李煜和北宋的晏殊、晏几道。晏氏父子因其交相辉映的艺术收获而被词话家们相符称为二晏或大、小晏。晏殊47岁时,迎来了他的第七个儿子晏几道。晏几道自小专一六艺,旁及百家,尤喜笑府,文才出多,深得其父同僚之喜欢好。晏几道最为人称道的作品,便是那首《临江仙•梦后楼台高锁》: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矮垂。去年春恨却来时。落花人自力,细雨燕双飞。记得小苹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。那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这首词中最妙的就是“落花人自力,细雨燕双飞”,词句借用了五代诗人翁宏《春残》中的诗句,可现在谈首这千古名句,几乎很稀奇人挑及翁宏,只知是晏几道的“专利”。晏殊父子二人在大宋文坛风生水首,美名张扬天下。

至和元年(1054年),64岁的晏殊因病回京,病愈后再次乞求出守。但仁宗皇帝特地把他留在身边,为本身讲经释义,并让他5天到本身这边来一次,按宰相的规格对待他。过了一年(1055年),晏殊疾病添剧,仁宗要亲自去探访病情。晏殊立即派人飞驰上奏说:“臣无非是老毛病又犯了,很快痊愈,不及以让陛下忧郁闷。”不久后竟遗憾地病逝。哀伤不已的宋仁宗亲自前去哀悼,但仍愧疚没能见先生末了一壁,于是特别专门罢朝两天,追赠晏殊为司空兼侍中,并亲自在他的墓碑碑首刻上“旧学之碑”(意为传统文化的楷模)四个大字,对晏殊的一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。

抚州名人雕塑园

【免责声明】片面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相关删除!

编辑:骆志俊